1. 新保网首页

长江财险二季度保费收入未达预期 过渡期难熬亏损延续

  经营数据,是保险公司发展情况的直观信号。近期,保险公司进入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披露季。蓝鲸保险注意到,在近年来持续亏损、2019年年报“难产”的长江财险,在报告中直言“收入未达预期”,出现保费缩减的窘境,且在持续亏

  经营数据,是保险公司发展情况的直观信号。近期,保险公司进入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披露季。蓝鲸保险注意到,在近年来持续亏损、2019年年报“难产”的长江财险,在报告中直言“收入未达预期”,出现保费缩减的窘境,且在持续亏损5年之后,仍难脱亏损泥淖,上半年净亏损2459万元。

  当下,长江财险正处于重要的发展过渡期,人事、战略面临调整。2019年,长江财险完成股权变更,管辖权由国电集团调整至湖北省国资委,随后湖北省国资委设立指导组,并指定董事长杨晓波代行总经理职务,但因新冠肺炎,杨晓波不幸离世,且因国电下派负责人撤回,长江财险陷入多名高管缺位的状态。

  同时,国电集团与长江财险产生关联保费收入,在2019年有所下滑,这笔股东资源业务,不再稳定。但在业内看来,国电集团旗下不乏财险业务分支,对长江财险的支持有限,而国资委在股东资源方面同样能够有所支撑,并帮助其实现业务多元发展,在全面接管完成过渡的前提下,长江财险人事调整将快速到位,结合湖北省政府的金融布局,发展或迎好转。

  业绩下滑:2季度保费缩减未达预期,净亏1737万

  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长江财险合计实现保费收入3.7亿元,同比缩减12.74%,其中一、二季度各自实现1.66亿、2.04亿。对于保费收入,长江财险表示,正是因为2季度收入未达成预期目标,且复工后,长江财险加快支付疫情期间积压的赔款及各项费用,最终导致2季度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净流出965.39万元。

  疫情因素致上半年险企经营面临不小的难关,但并非长江财险数据表现不佳的唯一因素,成立9年的长江财险,依托于股东业务优势,业绩发展不同于其他市场化财险公司的“曲线”,而是在成立次年即实现盈利,2012年实现净利润1167.09万元,且保险业务收入保持上行。

  但从2015年开始,长江财险净利润走上下滑路,从2015年净亏损3830.68万元,逐年增亏,2017年净亏损扩大至1.1亿元,2018年进一步扩大至1.95亿元。保险业务收入增速也逐步放缓,在2016年保费同比增长22%之后,2017年保费同比缩减8.55%,2018年保费收入与上年基本持平。

  2019年,长江财险并未如期披露年报,根据偿付能力报告计算,保险业务收入同比缩减4.59%,净亏损7435.54万元,有所减亏。2020年上半年,数据显示,长江财险净亏损2459万元,增亏1.5%,其中二季度净亏损1736.94万元,环比增亏明显。

长江财险二季度保费收入未达预期 过渡期难熬亏损延续

  蓝鲸保险联系长江财险意在就业绩数据进行进一步沟通,但未能得到回应。业务数据的持续疲软,或与长江财险业务结构不稳、难以精细化发展有关,而更为值得一提的,在于其目前高管缺位的现状。

  回溯来看,成立以来,长江财险已经更换6任负责人,初期,出身国电资本的邵国勇任长江财险总经理一职,任职两年后离职,此后又陆续经历副总经理郑泽鹏升任、董事长杨晓波代行总经理职务、聘任彭柱石在任2月后辞职,选用国电集团出身的宋静刚担任临时负责人却被监管驳回的一系列“动荡”调整。

  随后,长江财险选定国电集团出身的孙明清担任临时负责人、长江财险党委副书记、财务负责人以及工会主席职务。但在2019年末,长江财险公告称,根据工作需要,公司临时负责人变更为由湖北省政府安排的杨晓波。

  但不幸的是,2020年1月末,杨晓波因感染新冠医治无效离世,其身兼的长江财险党委副书记、董事长、临时负责人等多项重要职位,也因此空置。

  不仅如此,长江财险2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显示,目前,长江财险高管人员仅余两位,分别为长江财险副总经理董春华,曾任国电保险经纪总经理、瑞泰人寿总经理助理;长江财险副总经理、党委委员吴德生,曾任中美大都会人寿总经理助理、董事会秘书、董事。

  “地方政府主导之下,当湖北国资委完成对长江财险的完全接管,下一步人事调整、人员配置速度应该会加快”,保险业内人士王立刚预估道,“财险领域股东可以提供的支持力度与业务获取程度均优于寿险,资源支持的价值更为凸显,因此对管理人员在保险领域的要求会相对弱化”。

  “从经验来看,国资委派驻董事长,市场化招聘总经理,进行行政管辖与市场化的结合,更有利于保险公司的发展”,王立刚根据经验建议提出。

  国资委拿下管辖权,要求“抓紧股东业务与战略资源”

  目前长江财险的人事变动,紧紧关联的是长江财险的股东构成。

  成立于2011年末的长江财险,股东背景雄厚,国资全资控股,目前由湖北省联合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国电集团有限公司、湖北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湖北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国电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共同持股,注册资本12亿。

  但这并非长江财险最初的股东结构,成立之初,长江财险由中国国电集团等6家国资股东共同持股,直至2019年,根据湖北省政府安排,由湖北省联合发展投资集团受让武钢集团手中2.24亿股长江财险股权,股比18.67%;由湖北省交投集团受让中电工程顾问有限公司所持长江财险2亿股,股比16.67%。

  调整之后,长江财险股权变更为目前的5家,原第6大股东湖北省联合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达到32.67%,跃升为第一大股东。调整之下,长江财险进行管理体制调整,管辖权由国电集团转至湖北省国资委。

  此前,国电集团作为长江财险主要股东, 2018年国电集团及所属单位,与长江财险保费方面形成的关联交易金额近3亿元,占后者保费收入约4成比例。而在2019年,蓝鲸保险根据长江财险关联交易明细表计算,双方形成保费1.35亿元,较上年在总额与占比方面均有所缩减。

  “国电集团在此前提供所占4成保费的业务,给长江财险提供了一笔相对稳定的业务收入”,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提出,而在主要业务来源股东持股情况产生变动时,险企的业务来源构成也将有所变化。

  “管辖权调整对于长江财险与国电系的关联保费收入来说会产生一定影响,但国电旗下同时布局有其他财险公司,如永诚财险。长江财险只是其保险版图的一个分支,因此此前国电对长江财险的支持力度也相对有限”,王立刚向蓝鲸保险补充指出,“而且电力能源、工程类业务的风险也相对较高,成为长江财险的亏损原因之一”。

  伴随着股权变更,湖北省国资委成立长江财险工作指导组,2019年末,即与国家能源集团签订《关于长江财险合作协议》,为长江财险提供股东资源支持。

  “湖北省作为能源大省,国资入驻可以对财险业务在未来提供一定的支持,也有利于长江财险未来进行多元化业务布局”,王立刚分析指出,变动之下,或可为长江财险提供更为扎实、广泛的资源。

  “长江财险将进一步探索挖掘与股东单位、在汉央企、省属国企等大型企业的战略业务合作,希望股东给予更多的业务支持与战略协同帮助”、“长江财险的战略资源部要尽快运作起来,把股东业务和重要的战略资源客户抓在手中”,对于进一步的发展战略,长江财险在官网表述道。湖北省交投等股东,也提出将在保险业务、经纪平台、融资渠道、金融创新等领域与长江财险进行合作。

  而在长江财险2020年2季度关联交易明细表中也可以看到,已经新增与湖北交投的关联交易。

  除业务战略引导外,长江财险也在人事方面提出领导人员下沉一线、加强专业化队伍建设、加强分支机构建设等方面的要求,为长江财险过渡、发展提出方向。

  7月以来,湖北省国资委指导组在对长江财险进行指导、拜访相关股东的节奏明显加快,对于湖北省政府而言,王立刚提醒道,其目前对辖内金融板块加强国资布局和支持力度逐渐加强,搭建综合金融的意图倾向显现,包括对长江证券持股调整等,不难预估,国资委对于长江财险的重视以及支持力度会逐步加大。长江财险的进一步发展,值得关注与期待。

本文由 新保网 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aoxian22.com/bxpc/30832.html
版权声明:部分文章内容或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作者的知识产权。如有侵犯, 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9290983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